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jg99777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483,527
  • 关注人气:1,30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36为什么说秦朝的笞刑比清朝的廷杖仁慈?

(2021-09-22 08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36章 笞刑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

蒙骜大喝一声:

“军、军中法正安在?”

跟在蒙骜身后的法正回道:

“卑职在。”

“醉、醉酒晏起,贻误军机,该、该当何罚?”

法正哆嗦道:

“回、回上将军,轻则笞刑,重则斩首。”

“蒙、蒙武此行,是轻是重?”

“回上将军,蒙武晏起,尚未造成任何损失,当、当是……”

“打!重笞十记,以、以示警告!”

法正看看蒙骜,不敢应命。转头看看跟在蒙骜身后的王翦,心说你来打个圆场,也给上将军一个台阶吧。王翦却笑嘻嘻佯作不知。

蒙武跪在地上口中不服:

“末将攻占巩邑有功。”

“功、功是功过是过,休、休要强辩。打!”

叫蒙骜瞪着眼睛一声恫喝,法正不敢违拗,只好喝令军卒扳倒蒙武,当着蒙武的众部下,就这么“噼里啪啦”把蒙武打了一通。打得蒙武龇牙咧嘴梗脖子,心中不服,眼中恼恨,却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
 

秦代的笞刑跟后来的廷杖不是一回事。笞刑是用竹片或藤条打屁股,疼是很疼,使劲打也能皮开肉绽,但是不伤筋骨,不会把人打残了打死了。后来的廷杖则既变态又残忍,是用大木杠打屁股,真打起来,几下就能把盆骨打碎了,打断大腿骨脊椎骨,那是很平常的事情。故而一旦遭受廷杖,非死即残。

笞刑还有一个好处,它的施刑成本低,对犯人贻害小,惩戒作用却很大。比如当时后代多对犯人施肉刑,砍手砍脚,这样造成伤残,影响犯人今后谋生自立,也容易使人破罐子破摔。判入狱监禁,则要投入大量钱财人力,建设看守,犯人聚一起还容易在狱中学坏。笞刑不会留下伤残,也没有关押监禁的成本,它主要是利用犯人的自尊心,叫你不敢再犯再丢脸。故而直到今天,还有一些国家仍保留着笞刑。犯人对笞刑也很惧怕,有人宁愿坐牢半年,也不愿被当众打屁股。

 

蒙骜站在一旁监刑,一五一十数够了数,见法正等一干军卒也歇了板子住了手,这才冲儿子喝道:

“还、还愣着干什么?赶、赶紧集合队伍。再、再要拖延,天黑之前尔拿不下成皋,立、立斩不赦!”

蒙武爬起来揉揉屁股,朝法正瞪了瞪眼,赶紧进屋穿衣套鞋,叫传令兵鸣号集合。全军匆匆吃了早饭,蒙武忍痛上马,偏着屁股骑在马上,指挥前军向东去追击韩军。

却说这韩军在巩邑城中抢劫了珍宝钱财,车载马驮,手提肩扛,兴高采烈满载而归,哪里想到秦军占领巩邑根本不休整,紧跟着就追了上来。这头正“踢里吐噜”向成皋撤退,突然就被秦军从背后追了上来,韩军猝不及防,无心恋战,就一路向东溃退,蒙武就指挥秦军一路追击。

傍晚时分大军一拥而上,进了成皋西门,守城的韩军闹不清有多少秦军,也就一哄而散,往东奔荥阳溃败。

蒙武吃了板子心下恼恨,转而就虐待卒伍。

跑了一天了应该停下来吃个晚饭,休息一晚明日再追,他却一声令下,叫全军站着啃两块馍,跟着就连夜向东追击。

军中校尉悄声进言:

“将军,将士卒伍追击一天了,实在是跑不动了,求将军开恩,叫卒伍歇息一日,明日再战。”

蒙武上去给他一脚:

“闭嘴!老子挨打的时候,你他娘怎么不开言?天亮之前,要是拿不下荥阳,老子把你们全宰了!”

那校尉不服,人是转身去执行命令,嘴里却嘟囔道:

“上将军只叫我等,天黑之前拿下成皋……”

“你他娘嘟囔什么?老子现在是你将军。你再嘟囔惹老子一怒,立刻打烂你的屁股!”

四下再没人敢多言。

大军立在街衢,掏出背囊中的干馍“吭哧吭哧”干啃,又“吧唧吧唧”生嚼,然后一起伸脖子勾脑袋往下死咽。蒙武倒也是身先士卒,趴在马背上三下五除二自己先吃完了,便喝令鸣号出发。

大军出了成皋东门,借着月色向荥阳疾行。没走多远就见官道边树丛中躺的全是人,细一看全是韩军。一开始秦军紧张,立刻散开,弩兵张弓搭箭,盾兵拔剑持戈,准备应战。可是躺着的人被惊醒了,能爬起来的人都是向东没命奔逃。有醒了睁睁眼却没能爬起来,干脆又闭上眼睛睡了,爱怎么着怎么着了。

中军校尉报与蒙武,蒙武就叫那校尉带上两百人随后收容。跑了的就让他跑去,躺着不动的都给踢起来押回成皋,大军不要停留继续东进。

就这么着跑了一夜,天亮之前秦军裹着韩国败兵来到荥阳城下。城上一看不对,正要闭城防守,哪里来得及。城外秦军几个排箭射上去,城上原本为数不多的守军非死即伤,秦军立刻占领了西门,跟着蜂拥入城。

天大亮时,蒙武骑马进了荥阳令的府宅衙门。

手下人来报:

“报将军,城门、兵营、府库都已占领了。城中没来得及逃走的韩军都投降了。”

蒙武心下得意,猛一站起来,就觉得屁股一阵疼痛。想想怨恨,老子就晚起一会儿,叫父亲当众打屁股丢人现眼,还疼痛钻心。

他便一声令下:

“来呀,传老子的将令,把那没逃走的韩军都拉到城墙上,笞刑,都扒了裤子打屁股。”

“啊?将军……”

“怎么着?你他娘敢抗命?老子连你一块打。”

中军校尉不敢抗命,赶紧出去传令。

不一会儿就见荥阳城里,“踢里吐噜”全是败兵,都被赶着往西门城墙上去。到了城墙上三路排开,一声令下都被扳倒在地,跟着扒了裤子,只见几千降卒白花花一片全是屁股。

蒙武得意洋洋骑着马上了城墙,一声令下:

“打!”

令旗一挥,就见几千个手臂挥动,“噼里啪啦”板子落在屁股上,一片哭爹喊娘。

蒙武恼怒,挥手叫传令停下,冲着败兵骂道:

“他娘的一群孬种,就这几下板子就哭爹喊娘!怨不得你他娘的兵败如山倒。谁敢再嚎?老子没让你们上城厮杀,断胳膊掉脑袋。谁他娘再嚎,立刻给老子拉到城垛上砍头!”

他这一说,没人敢出声了。

“打!”

令旗一挥,复又“噼里啪啦”打成一片。

打了一会儿蒙武又觉得无趣。“噼里啪啦”板子打下去,一点回应没有,就跟自个儿拍城砖一般。他又恼了:

“他娘的打得不疼是吧?在老子面前充好汉,给我使劲打,谁他娘的不嚎哭讨饶,砍头!”

令旗一挥,复又“噼啪”一片,这又哀嚎四起。

蒙武乐了:

“这还差不多。行啦,老子高兴,今儿饶了你们。”

闻听此言,秦军卒伍都住了手,韩军龇牙咧嘴从地上爬起来,一提裤子蹭着破皮伤口,忍不住都皱眉瞪眼。

蒙武一指跟前一个韩军喝道:

“他娘的你瞪什么眼?”

那韩军吓得赶紧跪地叩首:

“不敢,贱虏不敢。”

蒙武“仓啷”一声拔出佩剑,那韩卒以为这秦将定是要杀人见血,吓得腿一软瘫倒在地。却不想蒙武只一笑,拿剑一指那韩军道:

“若不是老子施这一计轻松破城,攻起城来,你小子还想活命?”

那韩军叩首如捣蒜:

“不敢不敢!多谢将军妙计,多谢将军不杀之恩。”

“都他娘的给老子听着,这是给尔等长点记性。老子是蒙武,以后再要敢与老子蒙武为敌,那就不是打屁股,全部斩首,砍脑袋,杀头!”

韩军齐刷刷跪倒在地,伏地叩首,口中齐唱:

“谢将军不杀之恩!”

蒙武高兴了:

“行啦,都散了吧。”

说着话,他又转头对中军校尉道:

“你,向我爹报捷。传令,今晚本将军要痛饮一宿,谁要敢走漏风声,向我爹二报,老子决不轻饶!”

中军校尉赶紧抱拳施礼:

“末校不敢。将军连克数城,理应犒劳三军,痛饮庆贺。”

“你他娘这还差不多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2

蒙武连日来在荥阳城里痛饮,却不想韩国都城郑都,韩王跟一干大臣却在紧张地谋划对策。

荥阳离韩国郑都不足一百五十里,骑兵跑起来一日可至,步兵两日可达。天气好的时候,站在郑都的城楼上,向北眺望,荥阳城似隐约可见。

韩王闻听秦军占领了荥阳,大惊失色。看着趴在地上的败军之将,忍不住骂道:

“讲!尔个废物,如何连失数城,还丢了寡人的荥阳?”

“启禀吾王,末将原本受命与列国合纵攻秦,却不想秦将蒙骜突率大军来袭,臣猝不及防……”

不待韩将把话说完,韩王猛一拍案。

韩将当即猛醒,自己犯禁,吓得他趴在地上叩首不止:

“臣该死,臣有罪,臣请吾王饶臣一命。”

韩王阴森森地看着趴在地上的韩将,不说话。

几个卫士上前,把那韩将按倒在地,双手反剪,然后抬头看着韩王,等候发落。

韩王恶狠狠瞪了韩将一眼,一甩头。

内侍高唱一声:

“吾王谕旨,败军之将,贪生怕死,祸国殃民,罪不容恕,斩!”

“奴才遵旨!”

几个卫士应一声,就把那韩将往外拖。

“吾王饶命!末将有战功!末将愿戴罪立功,为吾王战死沙场!吾王饶命!”

韩王别着脸,在场的几位大臣也没人劝。几个卫士真就把这韩将拉出殿外,就在王宫里中廷门前的空场上,“咔嚓”一声砍了脑袋。

韩王为何这般雷霆之怒,大臣又为何没人相劝?原来,是这韩将兵败错乱,口不择言,犯了韩王的杀忌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jg99777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