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jg99777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483,527
  • 关注人气:1,30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37韩桓惠王有两个有名的弟弟韩非和韩信

(2021-09-23 08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37章 韩桓惠王突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

当朝韩王名突,史称韩桓惠王。

韩王突他爹韩釐王给他起了这个名字,原本是因为他早产,十月怀胎他七个月就突然降生了。生出来跟个耗子似的,人都说这孩子活不了,可没想到耗子般的韩突却很顽强。他娘没奶,几个奶妈轮番喂他,眼瞅一天一个样,不仅活过来了,还长得又白又胖,煞是喜人。

韩突不是长子,原本没有继承王位的希望。可是天可怜见,就在他茁壮成长二十岁那年,他爹韩釐王病入膏肓,眼瞅就要咽气了,就在这时,人高马大的太子突然得了个怪病,上吐下泻,没几天就死了,韩突一夜间成了长子。跟着三天之后他爹韩釐王驾崩,他继位为王。若是他爹早死三天,就算太子跟着也死了,继位的应该是太子的儿子,而不会是韩突。故而就有大臣怀疑,是韩突让人给太子下了毒。

怀疑归怀疑,人死了没有证据,这事渐渐就过去了。

可是倒霉催的“突”与“秃”谐音,一个“秃”字还真就应验在了韩王突的身上。

古人最看重头发。生下来就不能剪发,长起来后盘在头顶上插个簪子,以示对父母先人的尊重。那时候有个刑罚叫做髡刑,就是剃去头发,这是比笞刑还要重的一种惩罚。犯人宁可让你打得皮开肉绽,也不愿意叫你剪了头发。

韩王突原本一头秀发,放下来垂到膝盖,卷起来两只拳头大小。可韩王突十四年白起攻占野王,上党郡守冯亭降赵,韩王突就开始一把一把地掉头发。等到长平大战结束,秦军占领了上党,韩王突最后一根头发落地,从此成了一个秃瓢,光溜溜的头顶可以照出人影。

要在现在人看来,有没有头发无所谓。没头发除了老相点娶媳妇费劲,别无影响。你一个韩王还愁没有女人。可是那年月麻烦了。韩王没头发,一定是你干了什么缺德事得罪了先祖。自然也就有人把那当年太子暴毙的事情联想起来了,私底下有人议论,传到韩王突耳朵里,虽然找了各种名目杀了几个人,可韩王突自己不免哆嗦,跑到祖庙焚香跪祭,每月一次按时准点,跟女人那经事一般。心里哆嗦,就总是疑心世人在背后谤议,故而韩王突从此变得一天比一天阴沉,喜怒无常,动辄莫名其妙地杀人。一干大臣伴君如伴虎,平时说话就得格外小心,不能有“突”字、“光”字、“亮”字,不小心说漏了嘴了,那就得杀头。

韩王突有两个弟弟,在历史上比他有名。一个是小他十岁的韩非。韩非说话口吃但善于著文,当时就名满天下。还有一个是堂弟名叫韩信,小韩王突五十岁,此时尚未出生,但后来也颇有些名声。

 

却说这韩将打了败仗,本不当死,只因一时慌乱,一个“突”字出口,撞了忌讳,真正是自己找死。

韩王突杀了败军之将,转头召集群臣中廷议事。

“众卿,秦军占了荥阳,兵临城下。寡人料定,其不日必南下来攻郑都。韩国大祸临头了,怎么办?寡人是迁都啊,还是游说列国,备战抵抗啊?”

文武大臣都面如土灰,忍不住摇头叹息。

迁都没地方迁。韩国在河水以南就郑都附近那么点地方,方圆不过三百里。河水以北虽然还有不少城邑,可是荥阳一丢,通路就被切断了。国家小就是可怜,躲都没地方躲。

备战抵抗也难有胜算。秦强韩弱,秦大韩小,战事一开,自惹祸患。若是如邯郸战役般被秦军围了都城,就是闭城死守,怕也支持不了几个月。

韩王突见群臣都不说话,便把那阴森森的眼神挨个儿扫过去。当扫到太子傅张佋脸上时,张佋开言了:

“启禀吾王,臣以为战与走皆不是良策,唯有遣使求和方能一试。”

闻听此言,群臣都摇头。

兵临城下你遣使求和,不可能光拿空话甜人,除非割让城池。可是看看郑都四周,哪里还有地方可以割让?割地无疑是饮鸩止渴。

群臣虽然对张佋的建议不以为然,却没人敢站出来反对,皆因张佋一门在韩国势力了得。

张佋字黄石。他父亲张开地做过韩昭侯、韩宣惠王、韩襄哀王三朝相国。他有个哥哥名叫张平,做过韩王和当朝韩王突的相国。张平去年刚刚病故,人死虎威还在。张佋自己是韩太子安的太子傅。韩王突快五十岁的人了,一日山崩,太子安继位,张佋指定是相国。

众人不说话张佋心里明白,那是担心无重器议和不成,于是他接着说道:

“臣有一计,不必馈城割地,可使秦军退兵。”

韩王突不信有这等好事,便瞪着张佋吐了一个字:

“讲。”

“启禀吾王,秦国地处西北,干旱缺水,亦无精通治水之人。如若吾王遣使赴秦,以帮助秦国修渠治水为由,必能说动秦王罢兵存韩。如此一来,既可保郑都不失,又能使秦国忙于修渠,耗费人力,无暇东顾,岂不两全其美?”

众臣一听,地道的馊主意。你帮他修渠,渠修好了从此改变了秦国干旱缺水的落后面貌,秦国岂不就更加强大了,哪还有韩国的好?

众人窃窃私语,大殿上一阵嗡嗡乱响,却是一句话也听不清。

张佋心知众人反对,便悠悠一句道:

“诸位有何妙计,不妨明言于吾王。王必择善而从,臣也就此受教。”

此言一出,果然再没人说话了。

说不行容易,一百个人能有一百个理由,拿个行的办法就难了。

韩王突见群臣都不说话,心下明白,事急如此,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。可是话一出口却道:

“如此议和,必不能成。”

张佋深谙韩王突的秉性,心知这就是动心了,便道:

“启禀吾王,事在人为。只要秦王接受议和,秦军不立刻南下,就有生机。吾王再遣密使赴赵国楚国,尽言吾王信义,赴东周君之约,才招此厄运。讽以列国失约,方致秦人今日猖狂。复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赵、楚若能出兵佯动,必能止秦军南下,郑都之危可解矣。”

韩王突想想有理,可是嘴上却道:

“太子傅所言,是叫寡人抱薪救火,饮鸩止渴。河渠修成,秦再无干旱洪涝,岂非如虎添翼。寡人岂不自招更大的祸患?”

张佋嘿嘿一笑道:

“吾王圣明。修一道河渠三百里,其费人费钱无异于打两场长平大战。其耗时耗工,十数年不能成矣。秦国自秦昭王邯郸大败之后,已经是每况愈下,日薄西山。若再拖耗十年,我长彼消,到时秦人必再无能力东犯也。”

看着韩王突没反对,张佋狡黠一笑接着道:

“何况,修渠乃我之所长,我之所掌,王可令那河渠二十年不成。再者,水能富国,也能覆国。一日暴雨,吾王令那河渠崩塌,叫那大水淹了咸阳,那是天意,天助吾王矣!”

闻听此言,韩王突脸上一闪,一瞬间微微有了些笑意。

群臣也都交头接耳,有人开始点头赞成张佋的主意了。

韩王突收住笑意环顾群臣,最后把那阴森森的目光复又停在张佋身上:

“寡人刚失相国,太子傅既谏言如此,那就烦太子傅替寡人操办此事吧。”

张佋离席叩首:

“臣遵旨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2

韩国赴秦国议和的使团一行二十多人,正使是个水工,人称郑国。

郑国一行人离开韩国郑都之后,举着韩王的符节沿着河外官道一路向西而行。过荥阳的时候军卒报与蒙骜,老将军闻听是韩王的使节,便依照列国间的礼节,派了一彪人马沿途护送。如此一来走得快,一行人过成皋穿巩邑,在洛阳歇了一晚,又走了两天便过渑池进了函谷关。

函谷关守将见有蒙骜的文书,复又查验了郑国一行人的身份,一面以礼相待,一面差人飞马报进咸阳。

秦国负责外交诸事务的大臣唤作典客。这典客闻听韩国派使臣来议和,有些莫名其妙,细一询问,又扯上修渠,更是不知所以了。

典客跟大多数秦国人一样,都没去过中原,没见过韩国人引河水浇灌的便利,因此根本不知道修渠何用。

秦国人种地大都是望天收,撒下种子下雨了长苗,不下雨就干死。但是天地人和,天有时令,人循而因之。中国人研究出二十四节气,一般情况下到了该播种的时节,自然会有一场春雨。庄稼该灌浆的时候,老天便会一阵好雨跟着几日艳阳。等到庄稼收割需要晾晒的时候,自然是秋高气爽,叫你能脱粒晾晒,入仓收获。但是老天也有反常的时候,随着人口的增加,土地入不敷出,这就要想法提高产量,这时候就不能望天收了,需要修渠灌溉了。

秦国的典客没闹明白韩王为什么要派使臣来议和,又为何提出要帮秦国人修渠。依照礼节,他便在广成传社接待了郑国一行,收了国书虚套一番,喝完洗尘酒拱手告辞。回到府宅例行公事,随手给相国吕不韦写了个奏牍,便把郑国一行撂在传社,再顾不上搭理他了。

郑国一行人呆在广成传社一连十多天,心急如焚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jg99777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