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jg99777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483,527
  • 关注人气:1,30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43蔡泽说了什么话竟叫秦庄王跟吕不韦翻脸?

(2021-09-30 07:48:08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43章 一后一妃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

蔡泽忍不住一拍案几脱口而出道:

“本上卿早就断言,王继位必做两件事情……

一杀相,二废后。如此便是。”

“上卿高明。”

兴奋之余,蔡泽又替秦王楚担心起来。

王毕竟年轻啊,做事怎这般没有城府?你不夺他兵权,罢他相印,就这般明晃晃地捕韩奸向他开刀,这不是自寻祸患吗!

他立刻起身对心腹道:

“快快,传本上卿令,立刻启程,向咸阳日夜兼程,晚了要误大事!”

众门客正在吃饭,这时候不得不扔下饭食,匆匆备马套车,一行人轰轰隆隆离开了函谷关,向咸阳疾奔而去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      2

蔡泽一行过灞桥进咸阳的时候,已经是夜晚戌时末,合当今日晚上九点多了。那时的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九点多大部分人早睡到八洲国去了。

秦王楚这阵子事多,抓了韩国的细作,又有许多原本该吕不韦处理的政务如今都报了来,故而直忙活得九点多,才把一日的事情处理完。这头哈欠连天,赵姬正伺候着洗漱准备就寝,那头赵婴在外面禀报:

“启禀吾王,上卿蔡泽从燕国回来,说有要事回禀。”

秦王楚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便打着哈欠回道:

“知道了,叫他明日中廷候见。”

“奴遵旨。”

赵婴转头出去了,不一会儿又转了回来,复在门外禀报:

“启禀吾王……”

“又什么事?”

秦王楚困得不行,又打是一连十几日打理政务,没完没了,吃饭睡觉都不得安生,着实有些烦了。

“奴该死。”

“讲吧。”

赵婴犹豫了一下,这才道:

“还是蔡上卿,他说事关社稷安危,吾王生死,过不得子夜。”

秦王楚心下一惊,回头看看,赵姬已经换好薄纱寝裙。

赵姬道:

“夫王还是去问问吧,江山社稷要紧。”

说着话,赵姬替秦王楚套上一件带袖披风,又推了一把,秦王楚这才既忐忑又不情愿地迈步朝门口走去。

“叫他在偏殿伺候。”

“奴遵旨。”

秦王楚出了寝殿,由两名阉侍打着灯笼在前面引道,顺着与寝殿相连的甬道拐一个弯,来到偏殿。赵婴撩开门帘,秦王楚一步迈进去,蔡泽已经趴在地上叩礼了。

“臣蔡泽叩见吾王。”

秦王楚的困劲已经散去了些许,一看蔡泽还是一身行路的装束,风尘仆仆依稀可见,想人家不远万里从燕国回来,他便缓了缓口气道:

“蔡卿劳苦。何事如此着急,连累卿都来不及回府稍息?”

蔡泽复又伏地叩首:

“臣该死。事关吾王安危,臣不敢片刻耽搁。”

“寡人深居宫中,何来安危之虑?”

“吾王虽深居宫中,然臣却看见吾王孤立无援,危机四伏。远有列国内外合谋,要取吾王的江山,近有奸臣摄权谋逆,欲取吾王性命。故而臣不辞万死,日夜兼程,深夜莽撞,但求吾王明察。”

“何至于此?”

蔡泽瞟了一眼赵婴道:

“事密,臣请吾王屏退左右。”

秦王楚看了一眼赵婴,心说这蔡泽是不是有点故弄玄虚?他正要拒绝,赵婴道:

“奴在外面十步远伺候。王若唤奴,需得大点声。”

说完,他就退了出去。

看着赵婴出去了,秦王楚对蔡泽道:

“只卿与寡人了,卿可放心讲吧。”

“臣谢吾王圣恩。臣斗胆问吾王,吾王是否降旨逮捕了数百韩国细作?”

“有此事。”

“这众多的细作是否受命于相国吕不韦?”

“有此事。”

“吾王将洛阳十万户赐予吕不韦,而此时吕不韦也已赴洛阳?”

“不错,吕不韦赴洛阳是寡人恩准的。”

“吾王的全部精锐十万大军,是否尽在蒙骜手中,而蒙骜极言伐韩,满朝文武是否只相国一人力挺?”

秦王楚想了想:

“嗯,有此事,确如此。”

“如此便是臣说的,远有列国内外合谋,要取吾王的江山了。”

秦王楚一时没闹明白,想了想道:

“卿请明言。”

蔡泽伏地一拜道:

“臣请吾王恕罪直言。当今之势,若吕不韦挟蒙骜率吾王全部精锐,据洛阳,合纵韩国,来取吾王江山,吾王何以应对?臣料那数百韩国细作,正是吕不韦为谋吾王江山派来的先导。一旦查明秦国的山川地理,只需蒙骜据重兵于外观望,韩国发一轻师持相国通关入函谷关,便可直捣咸阳,先武王之祸再矣!”

秦王楚一愣,左想想觉得有理,右想想又觉得吕不韦不至于。

他便对蔡泽道:

“当初寡人困顿时吕不韦曾冒死相助,如今委相封侯,寡人又赐他食邑十万户,他为何要背叛寡人?”

“臣斗胆问吾王,吕不韦当初为何要冒死助吾王?难道不是为了一个利字?”

秦王楚想想也对,“无利不起早”这是吕不韦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“古人有言曰,贪得而无厌。图利之人焉能有餍足哉?”

秦王楚想想有理。寡人曾说过一旦为王,要与吕不韦共分秦国。若他当真,食邑十万户与分一半秦国可差远了。

看着秦王楚不说话,蔡泽道:

“吾王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秦王楚看看蔡泽,下意识地点点头。想想他又问道:

“那卿言近有奸臣摄权谋逆,欲取寡人性命,意指何人啦?”

“回禀吾王,满朝文武,禁宫内外,可有吾王亲委心腹否?”

秦王楚想想道:

“满朝文武寡人一视同仁。”

“吾王明鉴,人分三六九等,臣有忠奸贤愚,如何能一视同仁?”

秦王楚想想也对,又点点头。

蔡泽见状,离席趋前,压低了嗓音悄声道:

“臣请吾王恕罪。臣观群臣及吾王之左右。群臣一半乃先王旧臣,一半乃吕不韦亲信。旧臣多半拥戴王兄秦傒,而新臣无一不忠于吕不韦。更让臣担心的是,吾王左右,竟然无一人出自吾王之心腹也。”

秦王楚不由自主往门外看了一眼。

蔡泽看在眼里,特意凑近了悄声道:

“臣知吾王宠信中郎赵婴,然臣却认为,惟中郎,吾王要格外小心。唯唯诺诺之人往往包藏祸心。中郎乃赵国人,是王后亲信,而王后连着吕不韦,若真江山有变,中郎必不可靠。”

秦王楚眼睛瞪了起来。

“吾王恕罪。吾王新娶的妃子乃楚国人,年轻貌美,王后必担心日后失宠。一日楚妃生子,王后必担心吾王废长立庶。此时中郎便是王后的利器,吾王的阎罗。”

叫蔡泽这一说,秦王楚真有些紧张了。

不错,自打娶了楚妃之后,秦王楚的确有些冷落了王后赵姬了。

依照秦律,秦王至少应该有一后一妃。秦王楚登基之后,养母华阳夫人做主,替秦王楚娶了楚王的一个庶孽公主为妃。幸过楚妃之后,秦王楚倒是不忘旧情生怕冷落了赵姬,(删去八十字)几次三番都不得如愿,徒叫自己尴尬羞愧。

赵姬倒也通情达理,每当这时,总是推着秦王楚去找楚妃,秦王楚自然不肯。推来让去,最后(删去十六字)夫妻二人返身而眠。这种时候,往往都是秦王楚一觉醒来,却发现赵姬在辗转反侧,想要施展雄风安慰一番,又怕再遇尴尬。最后都是秦王楚佯装不知,熬到天亮起身上朝。

此时叫蔡泽这般一说,秦王楚紧张起来。都说那后宫美人争风吃醋起来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,赵姬本就是个泼辣之人,又经过赵王马厩的历练,真要是如蔡泽所言,干出些出格的事情,不是没有可能。想想灵姬,都能暗使刺客,于千里之外的孟津渡行刺,不能小瞧了女人的妒劲。

秦王楚有些紧张地看着蔡泽,悄声道:

“依卿之意,如何是好?”

蔡泽叩首一拜,爬起来走到门口,用一根手指撩开门帘往外看了看,果见赵婴站在十步之外的甬道上垂手而立,这才放心地走回来,将坐席朝秦王楚跟前挪了挪,跪地一拜,这才坐稳了道:

“启禀吾王,依臣之见,吾王不该贸然逮捕韩国细作,打草惊蛇了。”

“是啊?”

“如此一来,吕不韦必知阴谋败露,铤而走险。臣料此时,吕不韦的使者必奔驰在通往列国及蒙骜的官道上,吾王不日便有兵患。而一旦兵患至,咸阳无力阻抗,其结果必是江山易主。”

秦王楚紧张得后背冒汗,忍不住急切地问道:

“蔡卿赐教,寡人该如何应对?”

“吾王以为,哪位将军对吾王忠心不二?”

“叫寡人看,将军都忠心不二。”

“吾王太过仁慈了。”

“是是,寡人太过仁慈。”

“王龁如何?”

“王龁忠心无疑。其在大父王时便为将军,战功谋略乏善可陈,惟忠心难得。”

“若如此,臣有三策可以制敌。”

“哪三策,卿赐教寡人。”

“其策一,吾王赐臣一道密旨,臣持密旨命王龁率领一万麃骑军,星夜出函谷关奔赴荥阳。”

“有理有理。”

秦王楚转念想想,问道:

“为何寡人要赐卿一道密旨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jg99777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