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jg99777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483,527
  • 关注人气:1,30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50秦庄王刚写下斩吕不韦却被其一头撞进来

(2021-10-15 08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50章 谒者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蒙骜下令道:

“将军蒙武安在?”

 “末将在了。”

“本上将军命你统兵南下,继续执行东进战略。沿途占领屯留、长子、山阳诸城邑,最终目标是河水北岸汲邑。攻占汲邑,连通南岸的荥阳,便是立功。”

“末将遵令。”

“将军麃公安在?”

麃公一愣,想想这种场合不便执词。何况蒙骜毕竟还是上将军,他便应命道:

“末将在。”

“本上将军命你驻守晋阳,同时分兵一部,去攻占晋阳周边的榆次、新城、狼孟诸城邑,扩大晋阳防御,以固自守。”

麃公一想,也对,不然蒙武带兵离开,自己一座孤城也是危险。他便抱拳施礼道:

“末将谨遵上将军令。”

看看一切安排妥当,蒙骜这才拿出秦王楚的谕旨,当众宣布,将兵权交与麃公,自己准备回咸阳应诏。

几天之后,蒙武率领前军两万人离开晋阳南下,麃公也派出一支队伍八千人去攻打晋阳东南面的榆次,蒙骜放心了。他留下王贲伺候麃公,自己带着王翦离开晋阳,向西渡过西河,取道南下,奔咸阳而去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        2

自打叫中郎蔡齐去召蔡泽,秦王楚便一个人在内廷书房坐立不安。一会儿站起,一会儿坐下,一会儿走到门口向外张望,一会儿又掏出袖袋里的谕旨自己一字一句念叨。活这么大没这般紧张害怕过,浑身冷汗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,直比那日摸着黑从邯郸出逃还要紧张。

突听侧厢“哗啦”一声响,惊得秦王楚“噌”地站起来,右手按剑惊呼道:

“谁!谁暗藏在里面?”

喊了半天没人应,他拔剑在手,蹑手蹑脚走近侧厢,伸头往里看,没人。壮着胆子走进去,确实没人。

“那刚才什么东西‘哗啦’一响?”

四下找找,原来是自己去拿笔墨,厨门没关,里面的空白简册滑落出来。

“唉,吓了寡人一跳。”

秦王楚心神稍安,正要转身走出偏厢,突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他赶紧捏一捏袖袋,迈脚出来。殿外的白光一晃,恍惚间却见吕不韦闯了进来,身后跟着一帮武士,脚底下还捆绑着自己派去召他的使者。

吕不韦走到近前拔出佩剑,拿剑锋指着他,秦王楚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

就在这时,却听见外面一声唱喏:

“臣蔡泽叩见吾王。”

秦王楚浑身一个激灵,揉揉眼睛环顾四下,却见只有空荡荡的书房,什么人也没有。

外面复又响起唱喏声:

“臣蔡泽叩见吾王。”

秦王楚声音打着颤道:

“呃,蔡卿快请。”

蔡泽一步迈进来,伏地叩首。

不待蔡泽开口,秦王楚便急切地道:

“免礼免礼。”

“臣谢吾王。”

“蔡上卿就一个人来的吗?”

蔡泽一愣,不由自主回身看看,只有弟弟蔡齐跟在身后,他便回道:

“启禀吾王,臣奉王召,只身来见吾王。”

“甚好甚好。”

秦王楚看看跟在后面的蔡齐,想想眼下要办的这事最好别让他知道,他便对蔡齐道:

“尔去门外替寡人守着,没有寡人的吩咐,任何人勿叫入内。寡人有要事与蔡上卿计议。”

“奴遵旨。”

看着蔡齐出去了,秦王楚这儿正要开口,突听门外又有人说话,秦王楚心下一紧,怎么这声音与吕不韦这般相似,难道又是自己的白日梦?

他看看蔡泽,心下不放心,便起身想出去看个究竟。这头刚一撑起身子,那头果是吕不韦一脚迈了进来,后面跟着蔡齐拉扯不住。

秦王楚吓得一哆嗦,“扑通”一声跌倒在地。

吕不韦双手一拱:

“臣吕不韦参见王。”

秦王楚下意识地拿手捏着袖袋,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吕不韦,结结巴巴地问道:

“你、你,卿就一个人?”

“啊——”

吕不韦说完,回头对蔡齐道:

“尔是何人,老扯着本相干吗?”

蔡齐闻言松手,拿眼神看着秦王楚,那意思是,吾王你瞧瞧,他闯宫奴拦挡不住。

秦王楚朝吕不韦身后看看,果然就一个人,没有夺命的武士。吕不韦腰间倒是挎着佩剑,却没有拔出来的意思,一时手足无措,张口结舌:

“相、相国这、这是……如、如何……寡、寡人的谒者呢?”支吾半天总算说了句整话。

“在啊。”

吕不韦转身一指上卿蔡泽:

“在外面,你去,唤他进来。”

蔡泽不高兴,拿下巴示意他弟弟。

蔡齐出去了,不一会儿,秦王楚派去召吕不韦的谒者趋步进屋,跪伏于地:

“奴叩见吾王。”

秦王楚一看,没被吕不韦杀了呀?

看看谒者,复又看看吕不韦和蔡泽,最初的惊骇渐渐过去了,秦王楚定了定神,一指谒者道:

“寡人派你去召相国,如何这般迟慢?”

“启、启禀吾王……”那谒者吓得说不出句整话来。

吕不韦呵呵一笑道:

“不赖他。”

        3

原来这吕不韦没正行,洛阳快活一阵之后,他便想着回阳翟老家去会会相好,顺便也显摆一下。

离开洛阳时,他只把一干亲信官吏召来嘱咐一番,叫好生为官,发展生产,招揽百姓,却没说自己去哪儿。待到秦王楚的谒者日夜兼程赶到洛阳,吕不韦早离开好几天了,问去哪儿都说不知道,只知道往南走了。

那谒者不敢就这么回去复命,便只好也向南沿着官道去追,一路摸索打听。

前方是伊阙,谒者心想有理,相国这是去视察伊阙这个战略要地去了。可到了伊阙扑了空,一打听,朝憚狐方向去了。谒者想想又有理,憚狐是西周君的封地,相国去那里召见西周君。等追到憚狐又扑了空,一打听又向南去了。

出了憚狐城向南有两条路,奔西南是去东周君的封地阳人邑,奔东南就入韩国了。谒者想不到吕不韦竟然私入韩国去阳翟省亲会相好,他便决定向西南去阳人邑。可到了阳人邑又扑了空,一打听,吕不韦根本没来阳人邑,这谒者就有些懵了。

秦王的谕旨是要亲见相国,当面宣旨,这如何是好?

那谒者进退两难,便在阳人邑徘徊。

好在吕不韦在阳翟没呆几天。初到阳翟还好,省亲会相好,酬谢旧友,一番酒宴热闹。可是没几天,阳翟人突然惶恐起来,吕不韦着人一打听,说是秦国人要发兵灭韩国了。

吕不韦心说不能啊,掌大事的本主在这儿呢。

再着人细一打听,把吕不韦吓一跳,原来秦王楚把郑国等一干韩国水工都逮起来了。

吕不韦平时稀里马哈不拘小节,可是大事上却机灵得很。

自己安排的郑国测量水源,秦王楚为何这点小事大动干戈?往小了说不给自己面子,打狗还得看主人呢。往大了想这就是翻脸了。逮了郑国一审一杀,然后顺藤摘瓜,理所当然就把吕不韦的人都说成是郑国的同伙,一把就给你撸干净了。

吕不韦这一惊非同小可。他赶紧辞别相好,收拾车仗转头奔咸阳。往回返的时候路过阳人邑,谒者一头撞上谢天谢地。

吕不韦一听秦王急旨召他返都,心下踏实了些许。

秦王楚没自己闷着干,说明这事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。

他不敢怠慢,带着谒者星夜往回赶,回到咸阳也没回府,一脚就进了王宫。

 

事情闹明白了,秦王楚惊出一身冷汗。

心说幸亏寡人做事谨慎,没照蔡泽的办法直接把斩吕不韦的圣旨交给他,不然自己岂非成了忘恩负义之人?

这么想着,他便不由自主死死捏着袖袋,结结巴巴对吕不韦道:

“相、相国一路劳苦,赐、赐座。”

吕不韦一屁股坐下,转头却直杵杵朝秦王楚问道:

“王, 臣听说,王下旨把郑国一干人逮起来了?”

秦王楚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。

蔡泽冷眼旁观,心说这要坏事。怎么吾王一见吕不韦就硬正不起来了呢?

他赶紧帮腔道:

“相国有所不知,这郑国乃是韩国的奸细。”

“什么奸细?他那是要替吾王修渠。”

一听修渠,秦王楚回过些神来,他便略有些埋怨地对吕不韦道:

“修渠这么大的事情,相国怎么也不跟寡人说一声。”

吕不韦道:

“嗨,八字没一撇呢。修渠之事,不是吾王想修就能修得了的,这得看山川高低,水源走向。让他先测着,反正不用咱们花钱。本相跟那郑国说好了,一干人员费用都得他韩王拿钱。等测出了结果能修了,修是不修,吾王再定夺不迟。”

“啊?”闻听此言,秦王楚傻了。

错怪吕不韦了。人家一个相国,难道派几个人测测地形的权力也没有吗?

秦王楚在赵国呆过,知道河渠的好处。真要是能像赵国那样,利用漳水灌溉,那秦国的粮食产量得增加多少?人吕不韦辛辛苦苦为秦国为你秦王劳心费力,你这儿又是抓人又是下旨,恨不得晚一步就要大开杀戒人头落地了,这不岂有此理吗!

怎么办?

事已如此,如何挽回?

秦王楚痴愣愣地坐在那里,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吕不韦看了奇怪,便问:

“王,该不会已经把郑国杀了吧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jg99777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