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登录网址_金冠jg99777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451,212
  • 关注人气:1,302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9王翦返咸阳请救兵张嘴三十万惊到秦王

(2021-11-11 08:00:00)
金冠登录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69章 诸郎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1

可是,不等那传令的小校越过两个残破的营寨,把将令传到,前军已经不可遏制地败退下来。南北两侧的魏军开营杀过来,两军便在那些残破的魏军营寨中混战。

见此情景,蒙武不得不指挥身边的二百骑兵杀过去驰援,又叫后军预备队抽调一千戈兵冲上去接应。

这么着又厮杀了半个时辰,前军终于杀开一条血路,连带蒙武被裹挟着,“稀里哗啦”退下来,一起向紫荆山奔走,跟着便一头扎进了盘龙道。

一气跑出去十里地,蒙武勒马回头一看,他娘的,身后并无魏军追击掩杀。

“都站住!”

蒙武朝四下喊一声,近处的卒伍听见了站住脚,前面的没听见接着奔逃,后面也没听见都推挤过来,当时便拥挤踩踏,乱作一团。

蒙武视而不见。他也不叫中军小校鸣号约束部队,只自己拨转马头,挥舞着马鞭抽打着挡道的卒伍,单人独马往回奔,惊得中军小校在后面直问:

“将军要去哪儿?要不要末校派人护卫?”

蒙武头也不回,独自打马来到盘龙道口,又驰下官道,沿着小路攀上紫荆山腰,找了个平坦一点的地方跳下马,徒步摸到山口,躲在树丛中向远处一望,但见魏军正在收拾兵马,忙着修理破败的营寨,完全没有乘胜追击的迹象。

“他娘的奇了怪了,魏无忌这是要干什么?放着到嘴的肉他怎么不吃呢?他不是要抢着入上党围歼我爹吗,可这模样怎么就像是要久驻屯田般?”

看了半天看不出个名堂来,蒙武恼怒,骂骂咧咧下山回到军中。

中军小校来报:

“报将军,这一仗我伤四百多人,阵亡七十多。”

“滚,他娘的谁要你报丧?”

中军小校闻声,转身就走。

“回来!你他娘往哪儿跑?去,把前军校尉给老子叫来。”

“末校遵令。”

不一会儿,前军校尉进帐来施礼:

“末校参见将军。”

“你他娘废物,一仗就伤亡四百多人,你还有脸回来?还、还参见将军,见你娘的头啊!”

前军校尉不敢分辩,只低着头不说话。

蒙武拿手一指道:

“给老子听好了,明日再战,他娘的你小子要是再不能给老子攻破魏军,生擒魏无忌,老子砍你脑袋。”

那前军校尉一听这话,不敢再不吭声,便嗫嗫地道:

“将军,敌众我寡,再说了,上、上将军可是叫我等诱敌深入。”

“闭嘴!你他娘的,诱敌深入那是老子的事,你他娘只管听令!”

前军校尉不敢再多言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2

家臣王翦自离开汲邑之后,日夜兼程往咸阳赶,他的心情甚至比上将军蒙骜还要急切。

路上马不停蹄疾走三天,终于过了灞桥进了咸阳城。王翦不敢歇下来喘口气,当时就直奔咸阳宫。到了都宫门前,王翦费力地挪动早已坐麻了的双腿,下得车来,掏出告急文书双手捧着高喊唱喏:

“臣王翦奉上将军之命,飞传军情急报!”

正好这日在都宫门带班的,是麃骑军卫尉武竭。他一听有军情急报,赶紧上前接过王翦手中的文书一看,果见两块木牍合封着,正面四个大字“军情急报”,中间的封泥横插着三根飞羽,封泥上有蒙骜的封印。

武竭不敢怠慢,赶紧派了一人飞奔着进去禀报,自己带着王翦疾步进都宫门,顺着回廊奔中廷。

两人这头刚到中廷,里面便有内侍郎中出来传话,叫王翦内廷应门听宣。

武竭朝王翦抱拳施礼,王翦也拱拱手谢了武竭,转身跟着内侍郎中接着往里走。

 

咸阳宫的守卫由两支武装部队负责,一支是军系麃骑军,守外,另一支是王系诸郎,卫内。

麃骑军统兵将军称中尉,都尉级别。其在咸阳城设有三个大营。东、西两个大营负责守卫咸阳京师,分置两名校尉统领。另有一个大营设在咸阳宫内,统兵的校尉称尉卫,负责王宫咸阳宫城的守卫,在咸阳宫城各城门屯兵驻守。

咸阳宫城自各殿门以内,包括秦王、太子、王后太后的警护,归诸郎职守,统兵的将军便是郎中令。诸郎负责守卫咸阳宫里的各殿门,也称作内侍或内士。其兵力少时五六百,多时三五千。

诸郎又分议郎、侍郎、中郎,郎中等,级别有高低,值守有分工。议郎可以参与议论国事,地位最高,年俸六百石。中郎可与秦王问答,地位次之,年俸五百石。侍郎则仅递拿跑腿,年俸四百石。郎中地位最低,只负责宫门值守,不能侍立秦王身边,年俸三百石。

当然,秦王身边还有专门的秘书如中大夫令、中大夫、谏大夫等官吏,也归郎中令统领。大夫与郎的区别是不带剑,只负责建议咨询,文书档案等秘书工作。

 

王翦辞别卫尉武竭,跟随侍郎来到内廷营门前,刚一站定,便见郎中令申肆从里面出来,朝王翦问道:

“尔就是上将军使者?”

王翦赶紧躬身施礼:

“在下便是。”

申肆立刻挥挥手道:

“快快,吾王宣上将军使者进殿回话。”

王翦闻言,赶紧就在殿门外跪倒在地,伏地一拜,高唱一声:

“臣王翦,遵旨谢恩。”

往起爬的时候费点劲,申肆看了,一把提起来。

“啊,多谢多谢。”

王翦跟在申肆身后迈步进殿,抬头一看,秦王楚早已端坐在那里,王翦赶紧又伏地叩首:

“臣王翦叩见吾王。吾王万岁万万岁。”

“免礼。”

“臣谢吾王。臣奉上将军蒙骜之令,上呈吾王河内军情急报。”

“呈上来。”

申肆从王翦手中接过简牍,趋步上前呈上。秦王楚急切地一把拿过来,抠掉封泥展开急览,上上下下看了几遍,抬头问王翦道:

“蒙将军要寡人多少援兵?”

“啊,回禀吾王,上将军没说,臣以为自然是多多益善。”

“那是多少?”秦王楚有点急了。

“啊,回禀吾王,若是微臣以为,当有三十万,方能扭转危局?”

“什么?三十万——”

秦王楚把那简牍“啪”地一声拍在案几上:

“寡人哪来这许多人马?”

“啊,是是,吾王怕是没这么多人马。”

 “长平大战,先祖总共也就动用了五十来万人马,如今就一个魏无忌,蒙骜自己有十五万兵马,再加三十万,就一个魏无忌,何至于要四十五万人马来对付?”

秦王楚心中生气,蒙骜怎么弄了这么个老糊涂回来传话。这老头儿满嘴跑舌头,张嘴三十万,有点准谱没有?

哪知王翦伏地一拜,直起身来徐徐道:

“启禀吾王,长平大战先王只对付一个赵国。可眼下秦国经历了长平、邯郸两次大溃,列国皆窥破了秦国的虚实,此次必趁火打劫,群起而攻之。微臣料列国集兵必不下六十万。我军若无四五十万人马,必无胜算。”

正说着话,吕不韦一脚迈了进来:

“王,什么事这么着急?”

太子政也应召进来:

“儿臣叩见父王。”

秦王楚把急报简牍递给吕不韦:

“蒙骜跟寡人要援兵,要三十万。”

“戏言。”

吕不韦咧嘴一乐,伸手接过简牍,上下扫了一眼,转头对王翦道:

“王没有三十万,十万可以,十五万勉强。”

吕不韦这话是实情。秦昭王稷一朝,砸锅卖铁打了长平、邯郸两次大战,总计丧卒三十余万。这刚过了八九年,老的老了,小的还没长起来。十五万的确是竭尽全力了。

王翦也早已料到会是如此,于是他便伏地一拜道:

“启禀吾王,若如此,微臣请吾王下旨,撤退大军,以保王师。”

“还没打就认熊?这是蒙将军的意思?”

“回相国,这是微臣的建议。”

“笑话。”

“禀相国,敌众我寡,战无胜算。敌巨众我巨寡,战必败。”

“岂有此理,以少胜多,古之常有,你如何能以众寡预定胜负?”

秦王楚一听这话,心里也踏实了许多,便也帮腔道:

“是啊,相国所言有理。纵然列国有趁火打劫之可能,那多半也得等我军战败。现时我军不还没战败吗?列国不是也还没动静吗?”

王翦赶紧道:

“启禀吾王,臣离开上党之时,已闻魏无忌集兵二十五万。”

吕不韦抢白道:

“二十五万,你见着了?那是魏无忌虚张声势。”

王翦无言以对。

秦王楚想想对王翦道:

“老先生一路辛苦。河内战情紧急,寡人知道了,寡人这就与相国商议对策,老先生先去歇息吧。”

闻听此言,王翦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毕竟受命于蒙骜是回来求援的,有没有援兵,退不退兵,都得秦王和大臣议定。这么想着,他便伏地一拜道:

“微臣叩谢吾王。”

又起身朝太子政和相国吕不韦施礼,完了便退了出去。

 

看着王翦退了出去,秦王楚对吕不韦道:

“相国以为,是否要增兵河内?”

“既然魏无忌瞎掺和,蒙骜又来求援,王就增援一下。”

“集兵十万?”

“足矣。”

“嗯,好。”秦王楚点点头。

想了想,秦王楚又对吕不韦道:

“列国是不是也该用点办法,防患于未然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登录 金冠登录网址,金冠jg99777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